生态庄园经济的探索与实践

榆次区政府 www.yuci.gov.cn      日期:2011年10月26日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生态庄园经济的探索与实践

——孙光堂书记在山西生态庄园座谈会上的讲话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来宾:

大家好!今年98日,我们隆重举办了榆次区第八届文化旅游节暨魅力庄园体验周活动,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和新闻媒体近两万人参加了这次盛会。同日下午,由山西省改革创新研究会、右玉精神研究中心、大寨精神研究中心主办,榆次区委、区政府承办的生态庄园经济发展研讨会在我区明乐农业生态庄园隆重召开。国务院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国家行政学院、北京大学兼职教授,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山西省改革创新研究会会长吕日周主持会议。来自北京中央党校和中国农业大学的专家学者、省市区领导、各市县领导和企业界代表三百余人齐聚一堂,研究探讨生态庄园经济发展大计。全国政协原常务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农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徐更生,北京生态文明工程研究院院长刘宗超,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刘春芳,中国农业大学教授乔娟,原省政协主席郭裕怀,省农业厅副厅长赵安泽等专家学者和领导分别作了精彩的发言,提出了诸多真知灼见。

今天,我们相聚在北京,邀请多方面的专家学者和领导,隆重举办山西生态庄园座谈会,目的就是达成大力推进山西生态庄园建设的共识,形成《山西生态庄园宣言》。下面,我首先向大家介绍一下我区生态庄园经济发展情况。

山西生态庄园开发模式最早兴起于革命老区——左权。从2005年开始,在左权县委、县政府的大力倡导和倾力推动下,依托移民搬迁旧址遗留下来的耕地、“四荒”等资源,以多元化方式筹集社会资本,以租赁、购买土地使用权等形式集中一定规模的土地,以市场为导向,以科技为支撑,以经济效益为中心,以建设生态文明为目标,尝试探索了一种新型农业产业开发和农村经济发展模式,结合专家学者的意见,将之称为“左权生态庄园经济”,并在全省乃至全国迅速叫响。2009418,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山西省改革创新研究会联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了左权生态庄园经济研讨会。同年72122日,山西省政府在左权县召开了生态庄园经济现场会,左权发展生态庄园经济的经验和做法在全省59个山区县大力推广。

20107月,我从左权县调任榆次区工作。实践中我们发现,榆次正处于城镇化建设的加速期,随着移民搬迁进程加快“空壳村”开始出现,大量资产被闲置、土地被撂荒;农业生产关系发生变化,农民单纯依靠农业很难实现致富的愿望,开始进城务工经商,不少人成为穿梭于城市和农村之间的“两栖人”,致使大量土地经营效益较低、无序流转;随着农业比较效益的逐步提高和经济转型步伐的加快,农业领域成为了民营资本投资的重点领域之一,但是缺乏有力的引导和支持;榆次交通区位优越,地理位置特殊,具备发展都市农业和休闲农业的独特优势,但尚缺乏一个有效的抓手和载体。

针对榆次的特殊背景,我们成功“嫁接”左权经验,通过强化组织领导,制定发展规划,出台帮扶政策,设立专项基金,加大宣传发动等办法,在榆次掀起了生态庄园建设的新高潮。全区生态庄园从无到有、由小到大,总数达到106处,利用各类土地11万亩,累计实现投资9.64亿元,涌现出休闲度假型、科技示范型、市场开拓型、产业发展型、综合开发型五大类型和丰润泽、明乐、凯众等“十大魅力生态庄园”。正如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教授乔娟所说:“榆次生态庄园经济具有旺盛生命力”。

我区生态庄园开发,实现了“老板进村、资本进村、产业进村”,使荒山增绿、荒地改良,使“空心村”变成“新庄园”,使闲置的资产变成“赚钱的机器”,使农民走上了致富的道路,呈现出经济、社会、生态多重效益。正如中国农业大学赵梁军教授所说:“当很多人还在为如何开展新农村建设、破解三农问题、实现和谐稳定与可持续发展等问题困扰时,榆次人民用实际行动交上了最好的答卷。”

经济效益方面,随着生态庄园建设的加速推进,经济效益越来越明显。一是投入大。106处生态庄园投资总额达9.64亿元,相当于全区2010年各级财政支农总投资的9倍之多,其中:投资5000万以上的庄园4个,10005000万元以上的庄园26个,5001000万元的庄园17个。二是效益高。2010年全区生态庄园累计接待游客16.4万人,实现综合收入1.57亿元。如晋阳奶牛庄园,占地仅120亩,2010年总收入达900万元,亩均效益近8万元,高出普通种植收益上百倍,这在传统农业生产中是不可想象的。“十二五”末,我区生态庄园将达到300处,每年可实现综合收入10亿元以上,直接带动全区农民人均增收3500元。三是带动强。生态庄园的迅猛发展,不仅提升了农产品品质和附加值,而且示范带动了周边地区的产业发展。正如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山西省改革创新研究会吕日周会长所言:“榆次的企业家把过去的一些荒山、荒坡、荒沟、荒地充分利用,整体规划,大胆开发,废弃的工厂、砖窑、院落就地变成了宝藏,变成了能吸引游客休闲观光、带动周边农民增收致富的生态庄园。”

社会效益方面,生态庄园经济开发体现了“能人带穷人、庄园带农民、企业带农村”的发展效应,出现了三个喜人现象:一是“土地搞流转,不种有钱赚”。生态庄园经济开发依托的土地使用权是从农民手里租赁或购买来的。在土地流转过程中,我们遵循最大限度保障农民利益的原则,采取以耕地农作物年均亩产量折价的办法,确定补偿标准,确保农民利益随着庄园效益的增长逐步提高。目前,每年农民从土地流转中获益已达550万元。二是“农民当股东,年年能分红”。生态庄园经济开发中创造了多种入股形式,农户的土地、林权、资金、甚至饲养的畜禽都可以入股。如我们在林权制度改革中,坚持向生态庄园倾斜,创新“均山均股,确权到户,不到地头”的模式,倡导农户以林权入股分红。三是“农民变‘工人’,就近能打工”。生态庄园经济开发为农村剩余劳动力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据统计,2010年全区生态庄园长期性雇工和季节性雇工达3700余人,仅劳务收入一项就达2400余万元。“十二五”末,我区300处生态庄园预计可提供就业岗位1.5万个,每年可实现农民人均劳务收入580元以上。正如中国农科院农业经济研究员刘春芳所讲:“生态庄园经济成为了增加农民收入的有效途径。”

生态效益方面,我区生态庄园大都建在荒山、荒沟,进行大规模造林绿化是多数庄园的首要任务。据初步统计,全区106处生态庄园累计造林已经达到4.5万余亩,占到全区林地总面积的16.7%,尚有2000余亩未成林造林地和8000余亩宜林地准备开发。预计到“十二五”末,全区生态庄园绿化总面积将达到15.5万亩,占到全区绿化总面积的38.8%,直接提高全区林木绿化率8个百分点,将有效改善我区生态环境。全国政协原常委、中国社科院徐更生教授给予高度评价:“榆次生态庄园很好地实践了生态化的客观需求,加强了生态文明建设”。北京生态文明工程研究院刘宗超也讲道:“生态庄园经济是农村生态文明建设的具体体现,是生态经济、绿色经济的一个增长点。”

通过一年多实践,我们不断汲取左权等地经验,结合榆次开发情况,总结出生态庄园经济的五个显著特点和六大创新意义:

五个显著特点:

一是从经济性质上看,生态庄园经济属于民营经济。生态庄园的投资主要来源于个人或民营企业,无论是个人投资、合伙投资或外商投资,其产权关系和利益关系都非常明确。由于具有产权明晰、经济利益独立的特征,庄园开发天然上具有谋求不断发展的动力和活力。

二是从组织形式上看,生态庄园经济属于规模经济。生态庄园开发通过土地流转,实现了土地的集约使用和适度规模经营。这种规模经营比家庭式生产组织形式生产能力更强、相对成本更低、经济效益更高。

三是从管理机制上看,生态庄园经济属于公司经济。生态庄园大多采用公司化经营、企业化管理。先进的管理与过去农民靠天吃饭的粗放式经营有着明显的优越性。

四是从产业形态上看,生态庄园经济属于多元经济。生态庄园根据开发区域的条件,坚持从实际出发,宜农则农、宜林则林、宜牧则牧,实现了一业为主、多业并举。

五是从生产流程上看,生态庄园经济属于循环经济。生态庄园大量使用有机农药和有机肥料,生产绿色、有机产品,并通过“种、养、加”的相互利用、相互促进和相互支撑,使传统的依赖资源消耗的“线形增长”经济,转变为依靠生态型资源发展的循环经济,符合现代农业高产、优质、高效、生态、安全的要求。

六大创新意义:

一是创新了农村经营体制。生态庄园经济通过出租、转让、股份合作等形式流转土地,实现了土地的集约使用和适度规模经营,打破了过去以户分散经营的“小农”格局。“公司+基地+农户”等多种组织形式,解决了农村小生产与大市场、家庭化经营与社会化大生产之间的矛盾,实现了农村经营体制的又一次新变革。正如山西省农业厅副厅长赵安泽所说:“在当前农村存在的农民大流动、干部不在岗、党员不开会、农民老龄化的背景下,发展生态庄园经济,促进了农业生产模式的创新,解放和发展了农村生产力。”

二是转变了农业生产模式。生态庄园经济使过去劳动力+土地的一家一户分散经营模式,转变成劳动力+土地+资本+技术+管理+规模的现代农业发展模式,提高了农业的比较效益。生态庄园经济通过制定比较规范的章程、财务、劳动管理制度和激励措施,形成了具有多元的、不同层面的现代企业经营管理制度,彻底颠覆了农业传统经营模式。

三是拓展了农业产业功能。在生态庄园经济开发中,实现了农业由传统的单一功能,向集生产、生态、旅游、文化教育等综合功能拓展,突破了传统农业掠夺式生产模式,实现了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的统一。生态庄园经济还将“生态品牌”理念注入农业生产经营,更加关注、重视、支持农产品品牌建设,使很多藏在深山荒沟的“闺秀”,变成了市场上的“宠儿”。正如中国农业大学赵梁军教授所言:“榆次生态庄园经济在功能和定位上有了很大突破,成为了山西生态庄园发展的代表。”

四是广辟了农民增收渠道。生态庄园经济一方面采取产业化经营方式,发展生态农业、绿色农业、观光旅游农业、科技农业,增加了农民农业收入;另一方面通过延长农业产业链,使农村富余劳动力从农业中解放出来,使其从事第二、三产业,转变为“产业工人”,增加了农民的工资性收入。除此以外,农民群众还通过土地等各类生产要素参与分配,实现了收入渠道的多元化,对于农民持续稳定增收具有重要意义。

五是丰富了融资发展方式。生态庄园经济融资,不仅可以通过工商业自身积累投入,现在我们正在进行探索给生态庄园办理土地使用产权证,协调金融部门以土地使用权证或林权证作为担保,抵押贷款,有效解决庄园开发资金来源问题。正如山西省原副省长、省政协主席郭裕怀所讲:“生态庄园为农民回乡创业、企业投资农业提供了多元化的发展和选择机会。”

六是加强了农业科技推广。生态庄园经济广泛采用各种高新技术,吸收引进了大量农艺师、园艺师和农技专家,加强了新品种的研发和新技术的推广,普遍提高了农民生产技能,培养造就了一批具有一定科技水平的新型农民。

最后,我们衷心地希望今天到会的各位领导、专家、学者畅所欲言,多提宝贵意见,为我区生态庄园经济发展指点迷津,为山西生态庄园建设推广经验,统一思想,达成共识,形成《山西生态庄园宣言》,推动榆次乃至山西生态庄园又好又快发展!

谢谢大家!